大图
您现在的位置是 :主页 > 13786.com >

微博“破”:周杰伦蔡徐坤对垒超话 微博榜单吸金千万后却被约谈

发布日期:2019-08-04 10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【微博“破”:周杰伦蔡徐坤对垒超话 微博榜单吸金千万后却被约谈】在新浪微博用户增长活跃度均乏力的的背景下,周杰伦超线日凌晨超过蔡徐坤,影响力破亿,成为超话榜第一。此前在超话(超级话题的简称)排行榜上周杰伦毫无存在感。

  在新浪微博用户增长活跃度均乏力的的背景下,周杰伦超线日凌晨超过蔡徐坤,影响力破亿,成为超话榜第一。此前在超话(超级话题的简称)排行榜上周杰伦毫无存在感。

  这一回,他的粉丝们被一则源于豆瓣的网帖挑拨,用16个小时将自己的偶像推到首位。也迎来了一波不活跃粉丝的激活和不同阵营粉丝间的对垒。

  “理论上,周杰伦不是没有流量,而是没有上某款产品的流量。”音乐版权经营平台HiFive首席策略官张昭轶对时间财经表示。

  事实上,新浪微博上需要粉丝为明星打榜的产品,不止于超话一款。最近甚至引起了不小的纠纷。

  7月22日,北京消协微信公号发布消息,近一周以来,陆续接到69件因新浪微博明星停榜引发的退款投诉,反映为参加新浪微博“明星势力榜”的某明星打榜而购买虚拟鲜花。当日,市消协联合海淀消协紧急约谈新浪微博相关负责人。

  对此,新浪微博公告称,“因该公告未说明退款日期,导致用户前往消协投诉,向给用户和消协再次郑重致歉。后续将优化退款机制。”

  新浪微博上名目繁多的榜单,激发着为数不少的用户,为之活跃。而作为一款社交应用,活跃用户的增长和活跃度高低与否,直接牵动着新浪微博的两个主力营收来源:广告和营销收入及增值服务(会员)的表现。

  其中,明星势力榜更是直接从粉丝手中吸金。据《南方都市报》报道,打榜需用的虚拟鲜花每朵售价2元,截至7月22日,已有明星收到超过519万朵虚拟鲜花。带给新浪微博直接收入可能超过千万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周杰伦登顶的超话,也是新浪微博增值服务(会员)链条中产品的一部分。

  今年5月23日,新浪微博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时,净营收和广告收入仍保持增长,但增速不及市场预期,且首次跌到20%以下。

  此外,第一季度4.65亿的月活用户,环比增长率0.64%。为2016年以来首次不足3%。一度引发股价跌幅达到19%,至两年新低。截止发稿,新浪微博市值90.9亿美元,与最高值200亿美元市值相去甚远。

 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,各大互联网社交平台上需要打榜的明星榜单大概有77个。诸如超话排行榜、明星势力榜、亚洲新歌榜等等,覆盖了微博、腾讯音乐、网易云音乐、抖音、优酷等所有主流的娱乐平台。

  “新浪微博的超话跟亚洲新歌榜之类的榜单一样,有特定的粉丝人群在里竞争,如果把周的话题炒上来,可能会吸引其他明星的粉丝参与。”张昭轶对时间财经表示道。

  “炒超话靠两部分,一是粉丝自己发微博。有的只用自己的账号,有的则注册多个账号。二是光靠这些小号数量不够,就会再去买。靠机器刷。”时间财经从一位资深粉丝处了解到。

  据艾漫数据提供给时间财经的数据显示,本次为周杰伦打榜的粉丝,年龄25-34岁占比63.64%,自嘲为“中年人”的94年-83年出生的人群为主力军,而年龄处于18岁以下、对做数据&打榜任务尤为熟悉的追星主流人群,却仅占0.96%。(以上数据皆为有效用户)。

  此次为周杰伦打榜的过程中,“对80后而言,可能是一次性地反驳,后续不再参与,”但那些00后也喜欢周杰伦的人,则彻底进入另一个赛道(打榜)。“张昭轶说道。”超话排行榜对成熟用户来讲除了情绪的宣泄,价值不大,

  这种看法也得到了部分粉丝的认可,“比如她最重要的音乐。她的演唱会、专辑、单曲,香港马会资料37337!肯定会去会买。”上述粉丝所在粉丝群体中,70后、80后占的比重很大,知道在哪些方面支持她是对她最有利的,多数不会在意超话等排行榜。

  “随着年龄的增长,用户情绪宣泄的方法和途径也会变,微博能不能适应,算是一个测试,不好下定论。”张昭轶认为。

  “就这一次,以后靠你自己争气,打榜啥的,搞不动了。”这句粉丝帖子成为本次活动中引起最引共鸣的一则。周杰伦超话现象能否复制尚未可知。

  新浪微博该如何通过持续的活跃用户增长获利,也成为摆在眼前的问题。“微博会在企业广告预算转向移动、社交和视频转移的长期趋势中持续获利。”新浪微博CEO王高飞曾对媒体说。

  今年2月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直播间》发布了一则报道,曝光了大量在微博平台上,操纵流量、数据造假的事情。许多当红的流量明星的微博账号作为反面案例被曝光。

  报道称,某艺人发布的一条宣传新歌视频的微博,获得了超过一亿次的转发。以目前新浪微博总用户数3.37亿人的比例来看,相当于每三名微博用户当中,就有一人转发了这条内容。央视列出了部分表格数据,其中艺人1~8所指的是圈内当红明星。节目还展示了部分截图,包括朱一龙、易烊千玺和蔡徐坤等明星的微博账号,转发数据异常,已被确证。

  随后,新浪微博发布公告,强调明星账号数据异常偏高的背后,是流量“竞赛”已经蜕变为互联网黑产对整个产品和社会的侵蚀,强调有人依靠“外挂”软件刷数据。新浪微博还认为,因为数据造假,自己不仅收获不到正常的用户和流量,反而要承担由此带来的风险,因此完全不愿意见到这种“竞赛”继续下去。

  事实上,流量明星数据造假早有相关统计佐证。娱乐大数据服务商艾漫数据,提供给了时间财经一份2018年度关于蔡徐坤的统计。在以微博为主,包括豆瓣、论坛、BBS、博客等全社交平台上,有约852万用户提及蔡徐坤,其中有95万为艾漫数据判定的无效用户,无效用户占比达到了11%。总体用户的无效声量占比达到了73%。

  同样的做法也被新浪微博效仿。在此次被央视曝光的新浪微博数据造假事件中,新浪微博也发表了声明,强调,针对央视报道所反映出同一类问题,微博在2月3日已经调整了对微博转发、评论计数显示方式。调整后,微博转发、评论计数显示上限均为100万,即转发、评论实际数量超过100万时,相应的转发、评论数量均显示为100万+。

  一直以来,互联网公司防禁刷数据的措施不断在加强。然而,数据造假却越演越烈。无效声量进一步被放大,据艾漫数据介绍,无效声量的判定根据是,具有水军行为特征(水军行为包含单日或者一定时间间隔内发布条数异常,重复发布相同内容,某个时间段内密集连续发布信息,非常态时间段有规律发布信息等)的社交媒体用户发布的社交媒体讨论声量。

  据艾漫数据公布的数据,全年娱乐圈总无效声量,从2017年61%占比上升到了2018年的64%,而到了2019年上半年,娱乐圈总无效声量更是达到了71%。

  若无效声量比重如此之高,具体到对微博的真实用户数据,会有怎样的影响,尚不可知。但至少说明了在整个娱乐圈声量场上,水军已经成为主力,甚至演化出新的黑产形态。

  6月10日,公安部开展的“净网2019”专项行动中,2018年蔡徐坤新歌视频微博上1亿转发量的幕后“黑手”,星援App被查。该软件满足了粉丝在新浪微博上刷流量需求,在半年内牟利达到800余万元。

  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方拟对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%关税发表谈线

  上交所:本周科创板发生4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 采取书面警示等自律监管措施

  又一款强破天际的“国产芯片”登上顶级期刊封面!脑科学行业再获突破,挖出2家公司早已默默布局